主页 > 背景

〖楼叶刚随笔〗视频中的楼塔年俗文化节

时间:2019-10-07 来源:巧手精品推荐

                  视频中的楼塔年俗文化节


      楼塔的年俗文化节,有物质文化,如老式印板年糕、团圆馃子,有精神文化,如报添丁的宗族文化、名人文化、细十番文化。

      这次,我要期末监考,没有时间到楼塔一睹年俗文化节。幸好,宗亲传来现场视频,反复看了几遍,也看出点味道。当然,这种味道的现场感不足,也是客观事实。现场触摸到的,与视频中看到的,有时是天差地别的,大多是相差不多。

        从视频中观看楼塔的年俗文化节,大场面闹而不乱,井井有条,组织有序。穿插大场面的个个节目,气势都很足。

     

   “报添丁”节目中的小朋友,口齿清楚,干净利落,讨人喜爱。仙岩楼氏,上中下三祠,有报添丁习俗。时隔多年,旧俗复现,自是别有一番热闹。我是下祠35世,钦字辈的老丁。此次新丁中有好多个和同辈的小丁。下祠新丁谱中,还有39世族人,应是此次报丁活动中辈份最小的新丁。下祠传代之快,下祠之祖半仙楼英,应在仙界听得喜报。


      关于仙岩楼氏报添丁仪式,宁波水忠伯有段叙述:“我猜测楼塔的 报添丁 仪式 自1948年第13次修谱 以来,这是第一次,即中断了七十一年。”后来,楼喆补充说:“这次是第二次,第一次应该是2012年还是2011年。”

       报添丁活动,是人丁兴旺的象征。各族有各族的方式,如安徽绩溪龙川胡氏,是外请一户丁姓人氏,世代居住村中,暗示胡姓人丁代代兴旺。

      

    楼曼文纪念馆,人来人往,依旧闹中取静。曼文精神,族人惊知,自要观之。岳中老师常叹息,仙岩楼氏秀群之人不多。人秀于群,如楼曼文者,在族人中自是不多。故岳中老师常勉族人奋发上进,做人中之杰。此次楼洪民从义乌到楼塔,在楼塔年俗文化节日拜会岳中老师。初次见面,两人一聊,一见如故。洪民回义乌时,在微信中对我说,你有如此老师,真是人生之幸。

     

  

   楼岳中老师是我外公楼关忠的堂弟,他教过俄语、物理、语文、历史,还自学英语、计算机。他是有大情怀的人。昔年,我堂叔楼友球考上复旦大学哲学系,就得岳中老师指点。我堂叔楼友球有才,清廉有政绩。楼子芳先生主编的《中华楼氏通鉴》对我堂叔楼友球有段简介:“复旦大学哲学系毕业,分配到浙江大学马列主义教研室任教,后调江西省司法厅工作。曾任江西省司法厅法制宣传副处长、江西省资溪县副县长、江西省司法厅政策法律研究室主任、法制处处长、江西省司法厅司法鉴定管理局局长、江西省司法鉴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受聘江西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未来研究会未来研究室特邀研究员。……多次出席有关问题的国际研讨会、座谈会。在芬兰国际研讨会上作了《中国司法鉴定管理》的演讲。受到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家司法部联合表彰为先进工作者。”

    

   

   这段简介,书面味道太浓,官职太长,读来费眼神。在我眼中,这位堂叔就是个“学者官员”,一个有书卷味的官员。在我父亲眼中,他的丈人是个走过长征的红军老英雄。在我表弟楼华口中,这个老红军曾担任过江西省委副书记。似乎这种族人眼中的简介,有点生活味道。因为他身上的才华,那位阅人无数的老红军全看在眼中。旁人视角,有时比自我视角更有味。

        

   当然,不论是何种视角,前面对我堂叔的介绍都是全景式的,是不具体的。我对他印象最深的,就一句话,其余全无记忆。昔年,他回乡,一到家,就说要出门去看望楼岳中老师。他是尊重岳中老师的。当然,我前面花大篇幅叙说我堂叔的简历,有两个目的:第一个,是我在显摆他的权势,他是不显摆的,是低调谨慎的;第二个,是在说我堂叔走出破落书香门第而当上地方官员,显贵而不忘老师,足见他有学者情怀,因为岳忠老师除了博学之外,没有官位的。岳忠老师的博学,在他写的《楼塔往事》一书中,可略见一斑。读过此书的人,再读一读明末清初海宁谈迁的《国榷》,就会读出此书是不在《国榷》之下的。

         

   此次,在楼曼文纪念馆,有一插曲。堂弟楼剑猛与堂伯楼礼富在馆内,有一合影。堂妹楼静问及此处,是曼文纪念馆,叹息一声,上次她访纪念馆,刚好是闭馆的日子。实际,全国的纪念馆有个通例,大概周六还是周日,是要闭馆的。这通例,是我到宁波访天一阁时,馆内人士对我说的。


      

 

   挥之不见的声音,或许是老得不能老的细十番乐曲声。我对细十番中的欢送锣鼓,有段点评:“千年老调,原汁原味,听到这个声音,就是楼塔人的闹热声音。这个锣鼓声的节奏,仙岩楼氏独有。此音,有金戈铁马之雄壮声,有钱江惊涛之轰响声;此音,曾响彻仙岩大街小巷,穿窗入门。今日听之,则回在忆中,难忘,难忘。”

     

    我如此评论,是不算过分的。因为这个欢送锣鼓,敲得干脆,敲得有情。锣鼓声,闹归闹,离别时的悲凉是散之不去的。自古盛宴散场,难免冷清。楼塔人嫌散场冷清,敲响欢送锣鼓。人边走,锣鼓边敲,众人尾随鼓声,一路相送。余音缕缕,声声传入辞别之客耳中,如高渐离易水击筑,荊轲听之心壮,又如太史公司马迁高才写文余韵不绝。场散,情不散,尽在欢送锣鼓声声之中。

       欢送锣鼓在夜间敲响,暗示夜间有客远行。暮夜之中,听到欢送锣鼓之族人,披衣出门,加入欢送队伍。此风俗数百年不绝,传承至今。

        视频中的楼塔年俗文化,大致就如此品味一番,我如猪八戒吃人参果,没有细嚼慢品。

                                                       2019.1.27

〖简介〗

楼叶刚,学界泰斗钱钟书再传弟子,“讲文堂”创办人,浙江独立作家,西部文学作家协会会员,杭州萧山儒学学会会员,香港文联作家协会终生会员,《语文报》杯特等奖指导师,名列“互动百科”全球华人名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