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传统

孙百川:水的印象|散文

时间:2019-03-26 来源:巧手精品推荐

文学天空关注原创,主发小说、散文和诗歌等作品。如果你喜欢文学天空,请分享到朋友圈,想要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文学天空。

孙百川:水的印象|散文

插图来源:东方IC

原创声明:作者授权原创首发文学天空,侵权必究。


散文之窗:


孙百川:水的印象|散文

插图来源:东方IC

(1)

记得第一次对水产生印象是在一次插秧的时候。那年我读高一,到乡下去帮父母干农活,记忆中,那个季节一直很干旱。由于正值插秧季节,水,自然就成为种稻的先决条件,也成为农民的命脉。

五哥与雪莉(现在五嫂的名字),也一同到了乡下去帮忙。

那时,五哥与雪莉是高中的同学,都读文科,而我比他们低一年级,读理科。雪莉是学校的文娱骨干,其实那首《在希望的田野上》的歌,当时她并不爱唱。

五哥读书很用功,是优异的成绩赢得了他与雪莉的空白。坠入爱河那天,据说是从讨论水开始的。

在水田间,五哥问她:

“雪莉同学,你觉得哲学重要,还是田地重要?”

“我觉得田地重要,毕竟田地它适合万物,而哲学只适合人类。”雪莉说。

诧异之后,五哥又接着问:“田地重要,还是水重要?”

“水吧,毕竟水可以渗透一切。”

就这样,简短的对话让彼此在心跳中下意识的触摸到爱情之门。

那天,我是下午才顶着太阳回家的。父亲给我做了行为上的规范,叫我去偷水。所谓偷水,就是把别的田间里的水悄悄放到自己的田间。说实话,父亲和我都是不情愿的,但为了生计,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父亲本来是个儒家学者,从孟子那里又学来恻隐之心,为什么他要让我做这件偷水的事情呢?父亲告诉我:水,其实代表善行,它是有容之心,向低处向底层献身自己,这是水的性格,也是水的魅力。我之所以让你去做偷水这件事,目的有两个,一是让你明白生活虽有高低上下之分,但,低下而不傲慢这是做人之道,它与水同源;第二个目的就是君子与小人在人类社会,它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分水岭,君子与小人是水的某种地位循环,上天成云,入地为水,这只是个地位的转换,人类的大同文明只要去掉这种地位即可。

父亲的话很有道理,不过我明白父亲其实是在诡辩,一针见血的说,就是不偷水的话,便无法插秧,当年便会没有饭吃,我与五哥也就不能继续读书了。当时父亲也很内疚,因为偷了人家田间的水就极有可能导致他们没饭吃。内疚之余,父亲最终决定亲自到山下的小河边去挑水。

就从那时,我对水的态度发生了改变,我开始尊重并感激水了。父亲那有关水的话让我对水充满了敬畏:低下而不傲慢和地位转换让我明白了水的格调。

说来也巧,那天五哥与雪莉在秧田里也讨论了许多有关水的话题,说了一大堆有关水的性格:

“水,可载舟,也可覆舟”

“上善若水”

“厚德载物”

“润物细无声”

“……”

这些水的性格让五哥与雪莉产生了感情,不久他们相爱了。


孙百川:水的印象|散文

插图来源:东方IC

(2)

五哥高考前夕,一直拉肚子,就这样影响了高考,他因差一分而落榜。雪莉的文化成绩本来就不好,只是音乐天赋挺好,但学校视音乐为豆芽学科而终止开课,所以她想发挥特长也最终是空想社会主义了。

对于中国这种从隋唐演绎下来的科举,父亲深感无奈,好在五哥与雪莉很快便找到了各自的安慰技巧,据说也是从水那里得到的启示:

五哥认为,生命如水,贵在意志的流向。

雪莉认为,成败如水,贵在精神的升华。

就在落榜的那年,他们结婚了。被父亲定义为“水姻缘”。

接下来是认识泥土,再接下来是认识种子与季节的关系,再后来就是让水与身心真正渗透在一起。

艰辛的生活在他们面前结结巴巴的展开,连同疼痛。

一年后,他们有了两个孩子。是孪生。

为了生计,五哥只得外出打工,而把五嫂留在家中照顾孩子与老人。其实五哥的外出最主要的因素是因为家乡缺水。从此,美丽的五嫂那水一样的肌肤渐渐失去了娇嫩,她不得不去劳作,不得不与庄稼站在一起。曾经的理想在日子中一个接一个的干瘪了。去年听五嫂说,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找到充足的水源,这不仅是孩子们需要的,也是庄稼们需要的。也许五嫂已忘记水的哲学,但水命题的生命却早已融进她的心。


孙百川:水的印象|散文

插图来源:东方IC

(3)

前年四月份的时候,五嫂雪莉提着两只正在热恋中产蛋的母鸡来城里看望我,叫我在城里请几个卖力的人回去帮她抢水。

五嫂的到来令我的小女儿傻傻的盯了许久,在女儿的眼中,眼前这位叫“五妈”的人一点也不怎么好看,一身皱巴巴的衣服像在胡乱说话。

五嫂去抱她,小女儿噘起小嘴用鼻子在她身上闻了又闻,这差点气坏了我和妻子。我马上抱过小女儿,叫她出去玩了。

五嫂的脸上长出了许多雀斑,她也才三十来岁呀,面容却如此蹉跎。

提起五嫂,这个被土地固化了的年轻女性,青春的气息渐渐逼向脚底,步履勤快的活跃在田野。再也见不到那婉转如歌的少女时的手臂,再也见不到那高中时的体态盈盈和目光潺潺。除了脚步的节奏能与青春激昂外,五嫂身上每一个部位的运动便都不太符合辩证法了,没有了矛盾中的律动,更没有了韵味。

午饭过后,五嫂来到鱼缸前自言自语小声道:“虹(妻子的小名),你家养的是鸟,我家养的却是鸡;你家养的是鱼,我家养的却是猪。”

五嫂的话是用对比的手法在进行,这让我一下揪心起来。对比是艺术最重要的一种手段,然而我知道五嫂不是来进行艺术创作的,她是通过这对比来发现现实生活的巨大反差,是朴素的质量观。

我不能让五嫂的意识形态产生这种富与贫、高与低、贵与贱的对比。这些都是生命之外的累赘,是附加的。我想让她回归到水的意识形态中去,忘掉这些反差。

我递上一杯清茶,对五嫂说:“五嫂,今年农村缺水吗?”

五嫂回过神来,说:“缺呀,老天爷几乎就不想下雨了。”

“没水,那庄稼怎么得了?”

“是的,唉,水水水,我都不想再提这个字了。”五嫂悒郁起来。

“这个水字好呀,父亲在世时还经常说你与五哥是‘水姻缘’呢。”

五嫂一下不吱声了,此刻她的内心一定在加快回忆恋爱时那段因水而成就的文明,幸福过后她一定充满了矛盾与痛苦,显得异常不安。

妻子见状后,马上从冰箱里取出西瓜。五嫂接过笑了笑说:“城里这么早就可以吃上这个了,这还没有到季节,再说今年缺水呀。”

“这是反季节瓜果。”我说。

“呵呵,反季节,现在什么都可以按照人的意愿行事,什么都可以反的了。你五哥曾经对我说,世界上也许只有种子与季节是最忠诚的,现在看来这也能改变呀、都可以反的了。”五嫂进入了嗟叹时段。

我马上意识到这种说法的负面影响,便说:“五嫂,其实反与不反都不是最本质的东西,最本质的还是水质问题呀。”

继续拉扯到水的意义中来,五嫂更加的黯然神伤,雾茫茫的眼睛不见了先前水的哲学意味了。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是五哥从广州打来的。我按下免提键,五嫂接过话筒道:“果(五哥的小名),还好吗?你放心吧,家里一切都好,只是今年的秧苗可能插不上了。”

“为什么呀?”五哥问。

“缺水。”

“实在缺水,就放弃插秧吧,不要累着,跟着我让你吃了那么多的苦,真是对不起。你还记得吗,当初我们恋爱时也缺水呢,要不是各自都把对方视为水,就不会流到一起了。哈。”五哥显然在打趣和安慰。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水水水的,你在外闯荡的这些年水究竟教给了你什么?”五嫂问。

“水呀,它教给了我迂回。”

我见她在与五哥亲昵,便示意妻子与我都到另一间屋子里去。

过了一会儿,电话讲完了,五嫂也来了精神,她叫我给她写几个书法字。我真的很惊诧呢,没想到在农村她还有这种拒绝苦恼与烦躁的心。

“写什么呢?”我问。

“就写水吧。从我与你五哥结婚的这些年以来,其实我也有好多伤痕,只是不想给大家说、大家看。无论是社会的,还是家里的,我都独自默默承受。”五嫂说。

我听后想到,谁说水没有伤痕,它已愈合在心中。把伤痕忘却,把平和的心情留给对方,那曾受打击的心灵依然能够容纳对立面的影子。

于是便不假思索的挥毫写下:

“有容乃大。”

孙百川:水的印象|散文

插图来源:东方IC

(4)

今年由于大旱,于是五月,我特意请假回了一趟老家。农村的变化令我眼前豁然一亮。

层层梯田层层碧,果林掩翠楼溅语。风香人爽道渠畅,世外桃源花也痴。

对于农村的这种巨大变化,妻子与我都感到太突然了,久久才回过神来,毕竟我才两年没有回家乡呀。五嫂见我们去了,忙换下工作服,穿上了一套洁白的裙子。这次她刚一伸手,小女儿便飞到她的怀抱。

热情接待过后,五嫂兴奋的向我们讲述起农村的变化原因:前年下半年,总理亲自来过咱家乡,并给家乡拨出了一笔扶贫经费,用专项资金修了水利,建立健全了一整套水利系统工程。

傍晚,五嫂带着我们到田间去转悠,绿油油的秧苗在微风中泛起波浪,那些反季节大棚蔬菜和瓜果更是让我心里一阵痒痒。

小女儿与五嫂的两个孩子在水渠边叠起纸船儿,嬉戏声逗来翩翩起舞的蝴蝶呢。

晚上,乡亲们带着新鲜的水果来五嫂家看望我。这种浓浓的乡情呀,令我感动不已。记得曾经回家乡的时候,乡亲们见到我便总想躲闪,那种问候极显别扭,也许是因为贫穷使然吧。

乡亲们散后,夜已深了,这时五嫂向妻子问了一句意外的话:“虹,你爱上网吗?”

我们听得好奇,上网,呵,城里人才正在享受的现代文明,难道农村也有?

不出所料,五嫂把我们引到了书房,打开了电脑。

我一夜未睡,半夜里,脑海里翻滚起宋代词人辛弃疾那句“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在乡下呆了两天,我第一次感受到和谐的力量,一种从水中渗透出来的力量。这种力量源自于水的性格、源自于水的灵性、源自于水的智慧,中国新一代领导者正是凭借这种力量才让中国走上了伟大的复兴之路。

临别时,五嫂说,五哥不久就要回家了,就在家乡发展事业。看来这水不但滋润了庄稼,而且也滋润了爱情。

五嫂还特意拿来纸笔,叫我再给她写几个字。这次我明白五嫂她的心思,于是,我怀着敬畏的心情挥毫写下:

“水”

就这一个字。

孙百川:水的印象|散文

插图来源:东方IC


本文由孙百川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作家简介:

孙百川:水的印象|散文

作家孙百川近照

孙百川,四川平昌人,平昌中学高级教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过早的雨季》、《疼痛的韵母与你拼成歌声》,长篇小说《飞来艳福》、《晚风》、《文人阿强》,散文、散文诗集《黑板上只剩下我和你》。散文《二姐》获《国防时报》乡音副刊优稿大赛一等奖。


本文审稿:田也

插图来源:东方IC


本刊消息:


《文学天空》网刊与成都市微型小说学会、《琴台文艺》(双月刊)联姻成为文学发展的战略合作伙伴。《琴台文艺》每期将从《文学天空》网刊择优选用作品。欢迎文友们努力提升作品质量,踊跃投稿《文学天空》。


《琴台文艺》(双月刊)简介:


《琴台文艺》是由中共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主管,成都市青羊区文联、作协主办的综合性文艺刊物,由实力作家张中信执行主编。自2011年创刊以来,受到省内外文艺界的充分肯定。《四川日报》“天府周末”以“文学内刊,夹缝中的精彩舞蹈”予以公开评价。本刊主要栏目:《发现》推出“每期一星”,重点推介当代文艺实力新人;《新韵》主要刊登优秀辞赋作品;《世说》以刊登短篇小说为主,提倡精短写作;《行走》刊登散文,随笔、欢迎极具思想性、艺术性的美文;《诗潮》刊登诗歌、散文诗;《风雅》刊登摄影、书法、美术及音乐等作品;《夜谭》刊登有较强思想性的文艺批评与理论作品;《读点》重点刊发名家关于文学、人生、思想方面的精革短文;《微播》刊发关于世态人生的“微语”;《眼光》主要刊发读者、作者、编者对刊物发展合刊发作品的真知灼见。


优质留言评选标准:


1、标点符号正确,没有错别字,针对作品内容有意义的留言。

2、本刊发布的征稿启事、目录名单、作者对本人作品的留言与回复,或留言文字完全摘录原文的,均不入选。

3、20字以上到50字以下的优质留言,给予0.1元/条红包奖励;50字以上的优质留言,一律给予0.5元/条的红包奖励。


优质留言红包领取办法:


1、请名单中的好友私信我,将你的微信告诉我,我加你,以便发微信红包。

2、每月15日-20日(一般会提前)公布上月作品目录及优质留言入选名单。优质留言微信红包领取有限期为公布目录的当月最后一天,逾期不领者,视为自动放弃。

关注文学天空,阅读更多精彩作品:


《文学天空》原创文学网刊第1期目录及优质留言入选名单

《文学天空》原创文学网刊第2期目录及优质留言入选名单

文学天空:小说征稿启事|征稿

张中信:眷恋泥土|散文

张中信:流泪的木鱼|散文诗

张中信:情人谷|散文

张中信:《诺水河》与《老村》|散文

「师恩」李国军:亦官亦文亦良师|散文

范猛:玉兰姐|散文

李先国:拥抱吧,我的巴山森林|散文

王克民:秋意渐浓|散文

王培静:最美师生情|小小说

秦景棉:心不放行|小说

王培静:母爱醉心|小小说

许福元:童年去北京瑞蚨祥|散文

卢自有:贤妻|散文

李国军:路|散文

李立纲:持绿卡的雷|小小说

张会林:诱人的酸辣粉|散文

唐小英:明天,我要回家|散文

范猛:情殇|散文

蒲树森:七夕二首|诗歌

何民:小城挑水匠|散文

王文贵:梦回故乡|诗歌

高占稳:勿忘九一八|诗歌

龚坤良:农村留守儿童散记|散文

孙百川:水的印象|散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