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传统

民间的手工技艺

时间:2019-08-10 来源:巧手精品推荐

这几年不知道从哪刮起来一阵风,家家都开始自己酿酒、自己做家庭手工蛋糕和饼干了,朋友圈一打开全是这种家庭小作坊的成果照。



前段时间,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走红,讲述了故宫文物修复工作者的故事,他们看似普通,却身怀“绝技”——修理陶瓷、绣品、书画、青铜器等等。件件都是磨人的功夫,要经过大量的工序,少则几个月,多则超过一年。


此片的走红,引起了观众对于“匠心”的讨论。



也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家家户户都能看到的,用高粱杆捆扎而成的扫帚,用竹条编织的草帽等等,都能看到手工制作的精细,它们摸上去,是有温度的。


现在已经很少看到了,即便是在乡村地区,很多传统的手工艺也逐渐失传。


匠心,是古老中国的传承,根深蒂固于我们的传统文化之中。只是有的人忘了,有的人还在坚守。


而我们对匠人描述是:一生只专注于一件事,用精细的手工艺反复打磨自己的作品。



小时候,我常常远离小伙伴独自跑去大队部玩,那里有我姑和她的朋友们在那里飞针舞线——用钩针编织来挣工分。


一根细细的钩针,一根长长的线,在姑的手上快速的左右晃动,一个花样就魔幻般的成型。这对我来说有极大的诱惑,我黏在姑的身边,见缝插针,姑伸伸懒腰,我就赶快拿起姑的钩针一阵摇摆,也期待花样从我的钩针底下流出来……


凭着一股轴劲,属于我的,成型了。




这是最普遍的一种花样,叫“梅花”。当年,各乡镇的艺品站,负责下发和收货,再交给县艺品厂,厂里要经过整形、上浆、漂白……等工序制作出口和内销,《新闻联播》里,国家领导人会见外宾时坐的座椅背上,就是成品。


所以,看《新闻联播》时,你们看得听的是新闻里面的信息,捕捉敏感的政策措施和走向,我,关注的是椅背——这里面说不定有我钩的呢。





尊重匠心,尊重手工艺。我重拾钩针,这些,比起精品屋的,简直就是没法比。



我晒图了,还要絮叨,还要巴巴地写。


就是因为我有图啊,我有图,图次是次点儿,但五年后十年后,我还计较这个?就是现在看照片,我都庆幸得直亲自己脑门儿。


粗糙,低质,我都认,但我死倔,非上图。朋友们,我生动地解释了什么叫敝帚自珍。



这款,在我手里是畅销货,我家的小鹿少,小丁少,都有一顶。

这款,是给两个老爸的。

这是给新一年新的自己的。

这是给刚刚会走路的小丁少的。祝愿小少爷健康快乐的成长。

废线团变成生活里简单的小点缀。简单是一朵小花,简单是一串阳光,用快乐站成属于自己的风景,那倘佯在眼角的笑意,便是这一季最美的妖娆。



手工,是一种用心诠释的生活态度,一种寻找内心的宁静,一种用双手创造生活 ,一种执拗和极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