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传统

你为什么玩游戏

时间:2019-06-06 来源:巧手精品推荐

跑步时为了消磨时间,常听《罗辑思维》,第167期节目《游戏是个怎样的世界》聊到了“玩电子游戏”好不好的问题。罗辑思维节目有许多不错的策划人,例如菁城子、李子晹,罗振宇口才也非常好,时常有不少新颖的灼见。不过这一期节目所表达的两个观念,个人觉得是值得商榷的。


长话短说,关于电子游戏,节目所持的观点如下:

 

一、不能说电子游戏世界是虚拟的。虚拟和现实的边界并不是稳固不变的,它取决于哪一侧的人更多。虚拟的世界,如果参与的人多了,形成特定的积淀与文化,它就是真实的。

 

正如5万年前,人类的祖先从非洲出发,浩浩荡荡地迁往世界各地一样,现在人类也正经历着一次由现实世界向虚拟世界迁徙的过程。随着各种虚拟现实技术、电子技术的发展,未来人类的许多活动,或许就是在虚拟世界里进行的。从这种意义上说,现在被认为是“虚拟”的世界,反而是真实的。

 

玩电子游戏是大势所趋,尤其在年轻人之中。因为玩的人变成社会的主流,所以不玩游戏的人,与社会主流格格不入。不玩游戏的人,大多数情况下无法融进别人的圈子,不利于交易协作。虚拟的游戏一旦参与者众多,有利可图,它就是真实的。

 

二、电子游戏吸引人的地方,不是因为你在现实中难以得到成功,而在游戏世界里却可以轻易得到。也不是因为游戏画面设计有多精美。而是因为它的即时反馈机制,玩家的每一步操作,都可以立即看到结果,使玩家感到对这个游戏世界有充分的控制感,这很符合人类的原始思维。

 

未来的世界将越来越游戏化,即时反馈将逐渐成为新的现实。

 

我觉得,电子游戏很迷人,有巨大的吸引力。电子游戏的玩家众多,市场巨大,不久前,国家重新开放了封闭一年之久的电子游戏注册号。随着游戏品种越来越丰富,游戏设备价格越来越亲民,未来可能几乎没有不玩游戏的年轻人,至少不存在从没玩过游戏的年轻人。

沉入游戏中,几个小时,几十个小时不知不觉流逝,可能正像《论语》中试图宣传的“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说是孔子在齐国,听了齐国的音乐后疯狂地着了迷,一连三个月连肉味都尝不出来。音乐当真有这么大的魅力?反正我是没试过,或许在古代娱乐方式十分匮乏的条件下,它真的有这样迷人吧。对现代人而言,电子游戏绝对有这样的魅力,神话传说里看神仙下棋看到三年忘了回家这种事,对沉迷游戏的人来说,一点都不稀奇。


看这位仁兄晒出的游戏时间:

1417小时,苍天啊!这是什么概念!不眠不休整整60天!fm2008上线至今不过是两年时间而已。Fm足球系列是超级杀时间的经营类游戏,我自己也曾经长时间沉迷其中,被它杀掉。只要打开这个游戏,我就会像吸了鸦片一样,很长时间都难以脱身出来。


游戏很迷人,玩的人很多,这两件事都是真的。但是,这仍然不会改变:电子游戏尽管可以给你带来快乐,但如果你交给它的时间越多,超过适度的阈值,你解决现实世界中遇到的问题的能力就会被削弱。


罗辑思维节目所讲到的“即时反馈”,和它尝试否认的“成功快感”本质上是同一回事。电子游戏之所以吸引人,无疑仍然是由于它轻易满足你成功的欲望,而这冰冷的现实世界里,这不会有。现实世界里,你根本就不会知道自己所做的努力有没有用,最终能不能累积转化为真正的功能。但在游戏中,所有规则都是明确的,你正像一个被上帝宠爱、呵护的人,每一下都操作都会紧跟着满满的奖赏。

节目所举的“俄罗斯方块”,表面看起来是一个与成功无关的游戏,但本质原理其实是相同的。玩家需要反应很快,敏捷地在方块落地之后为它寻找最适合的位置,每一行消除都是这种敏捷反应的奖赏,都是对玩家能力的一次肯定。


现实世界中失败与失落无处不在,游戏世界却是如此温暖宽容。即使技术差的玩家,也可以轻易地通过外挂、游戏编辑器来降低难度,使自己成为功能者。


遗憾的是,除了游戏行业的从业者,绝大多数的人并不能够将虚拟世界里的成功带到现实中来,并不会因为在游戏世界里囊括无数荣誉,而使现实人生更容易,更宽广一些。回到冰冷的世界,人生仍然是那么难。


从其他方面而言,节目所举的电影、小说等同属虚拟的产品,事实上是有机会(如果作品是好的)对你的精神起积极的调整作用,提升你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的,而电子游戏很少存在这一方面的功能。

 

尽管如此,我并不反对玩游戏,未来大概率不会禁止自己的孩子玩游戏,更不赞同这个行业应当受到管制或禁止。在我看来,电子游戏和喝酒、抽烟等人类许多娱乐一样,它可能并不健康,但却为人体所需。适度摄入,可能利大于弊。


每个人都有疲惫,感到压力沉重的时候,每个人内心里,都潜伏着无数现实中难以满足的欲望:不管是用冲锋枪扫射,还是当军队的统帅,当一家俱乐部的老板,又或只是把另一个人爆捶一顿。游戏为人们提供精神上的放松,让一些欲望得到释放,给你带来一些欢乐,所有这些都是积极的。对孩子而言,玩一玩游戏也不是什么坏事,孩子需要快乐,哪怕是无意义的快乐,也可以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被绝对禁止娱乐的孩子,未来反而对娱乐没有抵抗力,更容易沉迷成瘾。


另外,正像罗胖所说,既然年轻人都玩游戏,那么游戏这个虚拟的世界,也就拥有了真实的文化和社交上的意义,就潜藏着可供开发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