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简历

大山里的一处时尚小镇

时间:2019-06-13 来源:巧手精品推荐


归原小镇所在的地方,曾经是一块贫瘠的山村,和中国大多数乡村一样,青壮年外出务工,只留下留守老人,这个村子非常漂亮,但是有空心化的现象,很多房屋年久失修,面临荒废。

归原小镇的入驻或许就是农村理想的现代守望,是一场复活古村的实验。在对老屋的还原上,归原小镇几乎没有改变老建筑的结构,反而以超大面积的落地窗,增加了房子的采光。把茶台、床、木头等新与老的元素引于屋内,提高老屋的实用型。诚然,归原小镇这一举措,让当代设计融于村,正是塑造当地文化再生的一种途径。





【第一部分:规划设计篇]


无心设计——不刻意,不勉力,

让山和水,人和物,

地与景在该相遇的时候相遇。


【壹    前言】

▲仙女山喀斯特地貌



▲丰富的植被


归原小镇位于重庆武隆仙女山,项目总用地一千多亩,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地形丰富多变,包含森林、草场,天坑、峡谷,山峦、峭壁等各种奇特险峻的地貌。海拔1100米,属于典型的小高原气候,植被丰富。


▲归原小镇规划总图


项目依托一个百年村庄——荆竹村,以“活化乡村,留住乡愁”为目标,规划了民宿,文创,生态农业等六个版块,力图为古老村庄注入更多的活力。


▲荆竹村


【贰    项目现场】

▲绝壁


▲云海


第一眼看到这个场地是惊喜与压力同在的。惊喜的是这块场地,有如此丰富的地形,如此开阔的视野和如此静谧的氛围。


▲破败的村庄


▲贫瘠的土地


压力是新时代的到来,村庄已经没落,房舍已经破败,田地日渐荒芜。更大的困难是,此地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地形崎岖,土壤贫瘠,不适宜作物生长。

怎样让贫瘠的土地重新焕发生机?怎样让古老的村庄重现活力?让人与场地有更多的交流对话和互动?


【叁    设计突破】

此变幻的场地,独特的景致,以及人的行为的日渐疏离为项目带来了更大的挑战。经过多轮的研讨,我们找到一些突破口——凭借地形的丰富,我们叠加了一些人的行为以构成更多的空间可能性。


▲天空餐厅



▲毛石院落与木平台


老宅外原是一小段缓坡,接着就是陡岩落到天坑,远望两山夹谷,天高云淡。老宅经修复成为一座餐厅。我们用毛石还原院落,并在这段仅有的缓坡是架起一片木质平台,将人的行为延伸到崖边。在毛石院落和木平台之间保留了小段高差,借以形成了一圈户外的垒石长椅。


▲早起,倚栏远望云雾缭绕


▲傍晚,在木平台上享受烛光晚餐


我们尝试在人的行为有多元叠加的可能性的基础场地里,去增加与原有空间的对话的机会,与原生景致对话的机会,并不去定义这个空间必须是什么。空间最后的成像变成由时间和进入此地的人来决定。非常有意思,这个没有被定义的空间,在不同的时间渐渐演变出不同的样子。


【因地制宜 ,原生地形的丰富,给了我们在此地发生特殊行为更多的可能性。】


场地原有一个很深的小天坑。一面是峭壁,另一面是一片绵延的松林坡的延续。这是一个天然的剧场,也是一个天然的攀岩场地。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们的设计希望尽可能少干预,多尊重,只是将人的行为引入,而不做决定。于是有了穿越松林的临崖小径,深入坑底的蜿蜒坡道,而坑和崖,依然是它千万年来原本的样子。我们相信有时候不作为才是更大的作为。




在茂密的松林里行走,本身就是一次身体的净化,高浓度的负氧离子,让我们的心肺得到深长饱满的呼吸。而同时这里的静谧这里的天然,也是一次对心灵的洗礼。停下来,在天地之初,找回初心,这样的空间提供了巨大的可能性。


“停”是一个人、一座亭。我们于是用最少的设计,最少的干预,在这松林里,在最静谧的场地里,不经意的留下一座亭,让这个行走的人,在走向自己内心深处的时候,可以停下来。当然我们可以把这里叫做禅意空间,或者诸如此类,但这并重要,重要的是,看到这块场地原本的样子,原本的能量,让该来的人来到这里,不动声色,这才是设计最大的尊重。



【因地制宜除了因循地形,还有地貌、土壤。】


这里的喀斯特地貌,漏斗形地形,导致土壤贫瘠,而百余年来,山民们一直过着勤种薄收的生活。播种什么才是这块土地可以接纳,才可以与这片山林相得益彰?

我们最后选到了波斯菊、玉米、蓝莓,貌似很奇怪的组合。


▲竞相争艳的波斯菊


波斯菊喜光,耐贫瘠土壤,忌肥,忌炎热,忌积水。这里土壤所有的劣势,在波斯菊面前都变成了优势。我们于是撒下大片的波斯菊种子在被荒废的土地里,季节到来,原来的荒地变成了连绵的花海。



【因地制宜,是在山间壮美景色的之外预先考虑到潜在的危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