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

苹果没黄,高通很慌

时间:2019-07-05 来源:巧手精品推荐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图文 | 虎嗅App

导读


究竟高通和苹果究竟在争什么?两者的官司其实战况如何?今天我简单为大家分析当中的玄机。


文/Odin

注:本文原来共分为3篇,由虎嗅删减整理为一篇。

  

在2017年,高通 (Qualcomm) 和苹果 (Apple) 这两家经常占据专利新闻头条的公司,互相控告,开始了第二次手机专利大战。这次专利受到大众关注的原因,是高通成功在中国和德国申请iPhone临时禁售令 (Preliminary Injunction)。

  

但这个禁售令只是这场专利大战的一个小回合——究竟高通和苹果究竟在争什么?两者的官司其实战况如何?今天我简单为大家分析当中的玄机。

  

剖析高通的 iPhone 禁售令

  

当高通成功争取临时禁售令后,不少媒体都在猜测,苹果会在这次禁售里受到多少伤害;然而只要我们翻查一下专利,就会发现这次的禁售令的重点,绝非苹果会有多受伤,而是为什么高通用这种专利去告苹果。因为单纯从专利官司角度看,高通这次的禁售令申请,其实十分诡异。


FTC 对苹果侵犯高通利案件的判断书。图片来源:FTC。


作为通信科技业龙头企业的高通,这回在中国使用的专利是ZL201310491586.1,属于图像使用者图型接口 (GUI) 专利;而iPhone在德国所侵犯的专利,是在一个由Qorvo公司设计的小组件,里面一个叫 “envelope tracker”  (EP2724461B1) 的电源管理功能。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大却在本年9月裁定,苹果没有侵犯高通以上的两条专利(上图),可见这次判决是有一定争议的。

  

尽管中国颁发禁售令,但苹果拖了半个月仍然拒不履行,高通只能再次向法庭申请强制执行;但法庭在审理申请时,也要同时考虑新版本的iOS能否绕过专利。在德国战场上,法庭也明确指出苹果如果上诉,禁售令将会暂缓执行。无论是中国或是德国,各种上诉和申请强制执行的手续需时,不但看不到即时战果,更给予苹果充裕的时间来绕过专利。

  

不过,这些专利诡异的原因,这并不是因为这些专利是否有争议,或是这些官司如何旷持日久,而是这些专利都有可能被苹果所回避。


很不高通的讼诉策略


高通以往在诉讼常用的专利,大部分都是属于难以回避的大杀器:“标准要素专利”(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简积 SEP)。

  

标准要素专利的特点是:相关市场时(例如3G通信技术 )需要使用统一的通信标准,所以任何公司要进入这个市场,就不能不统一使用这些专利技术,也绕不开相关的专利。由于高通拥有大量手机相关的标准要素专利,市场上的玩家就不能不乖乖地付授权费,只要不付费,高通就会直接告上法庭——当年魅族就挨过高通大杀器的告,最终乖乖付钱。


iOS 12.1.2 的内地版本改了 GUI,但海外版本没有改动。图片来源:新浪手机。


但苹果针对高通在中国的禁令,已推出了iOS 12.1.2的更新(上图左),声称能回避了以往侵犯高通专利的设计(上图右)。根据CNET的消息,苹果也针对德国的禁令,准备推出新的更新来绕过专利。虽然,苹果想通过更新能来回避专利,并不代表法庭就一定愿意取消禁售令。但明显可见,高通用来告苹果的这几个专利,有一定机会能被回避。

  

要知道2012年苹果的世纪专利大战,三星和摩托罗拉都数度把苹果告至禁售,让苹果陷于苦战,但当专利战变成持久战,禁售令最终还是没有被执行。半吊子的专利,对财大气粗的苹果来说,很难构成很大的打击。所以美国著名专利律师Florian Müller也不禁质疑德国的禁售令:“真的会被执行吗?”

  

在分析高通这次诡异的讼诉策略之前,我们有必要先了解高通专利围墙的来由,才能理解高通不用以往常用、威力特大的“标准要素专利”,反而用这种力量平平无奇、可以回避的普通专利的行为,是如此的不合常理。


高通专利围墙的滥觞


高通的专利威力,绝大部分来自1990年代积累的CDMA制式的2G网络技术。1990年代,Nokia称霸全球手机业,由他们带动的GSM技术,也成为手机网络的主流制式。但是,当时就只有高通默默地在美国深耕CDMA技术,悄悄地取得了大部分相关的标准要素专利技术,并筑起了不能逾越的专利墙。只要只要CDMA崛起,高通就能通过手上的标准要素专利而得益。



2009 年,使用 CDMA 网络的 Verizon 和 Sprint 合计占了 50% 的美国移动网络市场,所以要打入美国,必须拥有 CDMA 的专利授权。图片来源:Venture Beat。

  

后来,美国电信公司Verizon在1996年采用CDMA网络,并通过多次的并购,成为了美国最大的电信公司,也使CDMA成为美国主流的移动网络。然后,任何一家想打入美国市场的手机公司,就必须得到高通的CDMA制式授权。不久,高通在CDMA技术之上开发出高速移动网络技术,成为3G的三个重要标准:W-CDMA、EVDO与TD-SCDMA里的核心技术。手机公司要使用3G网络,一样躲不开高通的专利高墙。

  

究竟高通筑起的CDMA专利墙有多深厚?根据NPD分析师的说法,Nokia就是没能取得CDMA专利,不能进入Verizon的市场,然后打不进美国市场,结果错失了当时潜力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最后无奈卖盘告终。而曾经红极一时的联发科 (MTK),也因为后来被逼与高通签署“不授权协议”,无法取得3G授权。尽管后来联发科经威盛之手受权,取得CDMA技术,但已经错过了2010~2015的3G手机的黄金年代。

  

4G 年代与全网通手机的出现

  

当手机开始进入4G年代,高通食髓知味,推出建基于CDMA技术的UMB标准。但当时手机公司和芯片业界已苦于高通的CDMA专利墙,纷纷改为支持以英特尔领头的OFDM技术,结果成为了今天的4G LTE,高通已无法像3G年代一样,垄断4G的标准要素专利 。

  

制定 4G LTE 标准时,业界都以为能摆脱高通的专利墙,没想到一个“小意外”让好梦成空。

  

当年由于手机网络制式繁多,我们在买手机时必先分清它是GSM版本还是CDMA。假若买了CDMA制式版本的iPhone,你就只能在Verizon或中国电信网络上使用,而不能在使用GSM/WCDMA制式的AT&T或中国联通网络上使用。不同版本的网络,严重限制了用户在选择电信公司的自由度,带来大的不便。

  

2016年,中国工信部为了推广中国主导的 TDD 技术,宣布“全网通”成为手机移动网络标准,手机公司必须六模全网通,才能申请入网;在差不多的时间,全中国最大的电信公司中国移动,也只愿意售卖全网通手机。用户买了一台全网通手机后,几乎可以随意使用任何一家电信公司的网络,因而深得用户爱戴,也使后来的手机公司,也尽量争取能“三网合一”。

  

所以,全网通手机出现的时候,消费者都十分高兴;但同一时间,高通也很高兴。根据Forbes的说法,中国对全网通的偏爱,为高通带来巨大的好处——因为全网通手机需要兼容所有2G至3G制式的网络,即使你有了4G网络,一样要求高通爸爸给你2G/3G授权。

  

全网通与高通霸权的建立

  

全网通手机,里面就有美国的Verizon、有中国的中国电信,所以也有必须有CDMA。那就是说,如果你要打进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全球最大的手机市场,就必须有CDMA,更不要说高通手上的3G专利了。尽管你还可以在低端手机上,使用威盛授权的联发科芯片撑场,但中高端市场,你还是要求找高通授权。

  

而且,自从高通在2010年,推出全网通基带的手机SoC处理器芯片骁龙 (Snapdragon),授权条款也日趋苛刻:高通一般只授权给组装厂(如富士康)使用CDMA授权,却又百般为难芯片业的竞争对手。

  

举例说,当时三星Samsung也有自家强劲的SoC芯片猎户座 (Exynos),但根据ZDNET的说法,即使三星已付高通授权费,在美国却只能搭配高通的骁龙,更被高通禁止向第三方售卖自家的猎户座SoC芯片。像是魅族本来一直坚持不用高通的SoC芯片,但在2016年被高通用标准专利要素告上后,最后也只能找高通爸爸买骁龙芯片。


近十年高通专利授权收入变化。图片来源:彭博。


在市场上几乎没有其他对手的情况下,在智能手机时代,高通靠着对CDMA标准要素专利的垄断,在授权费上对手机公司如取如携。但是花无百日红,专利背后阴霾渐渐现身(上图)。

  

为何不用标准要素专利进攻?

  

回想2012年苹果与三星和摩托罗拉的世纪手机专利里,苹果的对手就多次使用通信标准要素专利反击,更数度成功申请禁售令,数度使苹果陷于苦战。高通相比起三星或摩托罗拉,拥有更强标准要素专利组合,而且也多次利用标准要素专利,把国产手机公司告得鬼哭神号。为什么高通就偏偏只用这种二三流的专利来逼苹果禁售?

  

这绝不会是苹果没有在用高通的专利,更不是苹果有乖乖地在交专利费。更重要的是:苹果明明就拖欠了高通数十亿的专利授权费,但偏偏高通居然不名正言顺地用这些大杀器?

  

因为其实高通真正的敌人,并不是苹果,而是反垄断机构。什么禁售令、什么使用者图形接口专利,都只是障眼法,掩饰被反垄断法围攻下的高通。

  

高通的授权条款

  

要知道高通光是利用CDMA这种快要退役的老专利,是不可能搞得全球手机公司都如此头痛。更重要的是,高通如何利用CDMA垄断,来实现他们的专利策略——或称为“专利劫持” (Patent hold)。

  

由于手机公司几乎不能回避“标准要素专利”这种大杀器,所以当行业标准组织制定这些技术标准时,需要专利拥有者提供“公平、合理、非歧视” (FRAND) 授权承诺。但正如前文所说,高通在提供非标准专利授权时,往往都附带不少苛刻的条款。

  

详细条款内容,大家可以参考知乎,这里只转贴与官司有关的最重要三点:



魅族副总裁李楠在新闻会上指:内存更大的魅族手机,成本自然增加,售价自然更高。但内存成本明明与高通无关,但高通仍然按整机售价,加收授权费。图片来源:魅族新闻会。

  

拒绝对芯片业竞争者授权。苹果、英特尔、三星等芯片业的竞争对手,都没能取得CDMA的专利授权;苹果 iPhone 要用CDMA技术?只能外挂高通的基带芯片。

  

不授权,无芯片 (No Licence, No Chips)。高通不既授权我厂生产CDMA基带芯片,那我买高通基带芯片来用行不行?对不起,如果你不先买高通的专利授权,你也买不到基带——对,你买了高通的芯片之外,要同时买高通的授权;而且,还可能同时硬塞你买夹杂了一堆与CDMA无关的普通专利。

  

整机计算授权费用。这一条就是手机业界恶名昭著的“高通税”:你的授权费并不是定额一笔费用,而是以整台手机的售价的一定百份比计算(约 2%~6%)。曾有人这样讽刺“高通税”:如果法拉利要在车载娱乐系统上加入全网通通信的话,光是一台车子的专利授权费,可能够你买几十台iPhone了。

  

虽然不少手机业界都觉得,高通并没有按“公平、合理、非歧视”原则授权,但也有不少媒体认为,上述的条款并没有问题,高通创新能力强,对通信事业贡献良多,多收没毛病。谁是谁非?见仁见智。反正无论是手机业界也好、网上媒体也好、又或是笔者自己也好,说了都不算。

  

真正有权判定高通按“公平、合理、非歧视”原则授权的,只有反垄断机构。

  

FRAND 防御策略

  

让我们暂时把目光重新放到苹果身上。苹果在2012年利用设计和使用者图形介等专利,把一众手机业界的对手杀到鬼哭神号,更被指为“以专利扼杀创新”的新专利霸王。当时挨告的三星和摩托罗拉为了反攻,也使出了他们的大杀招:通信上的“标准要素专利”。



苹果和 Android 阵营的官司争议,当时就涉及大量标准要素专利的官司。图片来源:Korea Joongang Daily。

  

结果,当年的苹果一样数度被颁发禁售令,但当年比今天更严重的是:苹果连回避专利的能力也没有,完全被动,除了被禁售之外,就是要乖乖地把手上的设计专利什么的,与三星等公司进行交叉授权。

  

但苹果律师团偏偏没投降,反而直指三星和摩托罗拉的指控,违反FRAND承诺——后来这个策略,就被称之为“FRAND 防御策略” (FRAND Defence)。苹果向欧盟以及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 (FTC) 发起投诉,导致他们因而多次被反垄断机构警告、甚至罚款。结果,摩托罗拉只能收到原来1/800的授权金,三星的指控最终也被失败,被法庭判以侵权。

  

这场世纪专利官司、以及一连串的FRAND防御策略,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全球各国的反垄断机构,更积极地调查“标准要素专利”拥有者,是否有按FRAND原则授权。后来,台湾瑞昱半导体对抗LSI Logic Asia、以及华为与IDC的官司,也是通过FRAND防御策略而取得胜利。后来,某些公司策略性地利用FRAND原则,反向 “劫持” 标准必要专利权的拥有人,这种现像被法律界称之为 “FRAND反向劫持”。

  

因此,高通要使用“标准专利要素”控告对手侵权,难度愈来愈大。

  

苹果的核心指控

  

苹果这次对高通的指控,内容众多,Odin不在这里详述,大家可以参考科技产业室验室对其指控的整理。但同样地,苹果在这次专利战里也使用同一老套路:苹果并不是争论争自己有否侵犯高通的专利、或是高通的专利是否有效,而是:高通是否违反FRAND承诺。

  

整个指控重点有二,一是的“高通税”。苹果指在专利权耗尽原则 (Exhaustion Doctrine) 原则下,购买了高通芯片,就应理等同得到高通的专利授权,所以高只能在卖芯片或卖授权两者只挑其一;使用高通芯片的同时还要再付“高通税”,等于被双重征费(有趣的是:当年三星控告苹果之时,苹果因为使用了高通的基带,然后通过高通与三星的授权协议,使用专利权耗尽原则成功抵抗三星)。


iPhone的平均售价变化。图片来源:Statista。


众所周知,苹果卖的iPhone都是高端贵价玩意,按整价售价计算,专利授权费比任何一家手机公司都要贵。更重要的是自2017年起,由iPhone X促使上升的平均售价 (ASP,上图),成为了苹果这两年来业绩增长的火车头;但平均售价提高这个增长动力,也同时被高通拦腰狠狠的砍了一刀。

  

另一关键指控,是高通拒绝以合理条款向竞争对手(英特尔),提供标准要素专利授权;所以尽管苹果使用英特尔芯片,一样也要向高通付专利费。此外,苹果更指高通以不提供芯片作威胁,逼使客户(例如苹果)接受不合理的授权条款、或拒绝使用竞争对手的芯片。很快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就开始出手,调查高通。

  

大战前夕,已失天时

  

故此,即使高通的标准要素专利如何难以回避、如何强而有力;但在专利大战还未开打,高通就丧失了天时与人和。

  

首先,苹果这次得到不少科技业界的支持,除了先前已取得iPhone基带芯片生意的英特尔 (Intel) 之外,三星 (Samsung) 也因为先前授权时被欺负得很惨,因而与老对手苹果站在同一阵线,另外LG和华为据说也来凑热闹,一起状告高通。除此之外,美国移动应用行业协会、计算机与通信工业协会等的美国手机工会组织,也支持苹果的诉讼。

  

高通几乎是孤身作战。

  

毕竟对于芯片公司或手机公司来说,能逼使高通修改授权条款,绝对喜闻乐见。


高通与全球贸易机构、以及不同公司的专利争端。图片来源:FOSS Pantents。


而且随着FRAND防御流行开始,全球的反垄断机构也开始盯上高通(上图),使高通在使用标准要素专利时,不能不投鼠忌器——要知道在2015年,中国发改委刚罚了他们9.7亿美元,并逼使他们大幅修改了授权条款;2016年,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也因为高通授权专利时加入的限制条款,罚了8.5亿美元。如果继续因为滥用标准要素专利而被罚巨款,收到的授权费再多,也可能要吐回出来。

  

更关键是在这段时间内,美国法院分别确立了两个案例,大幅强化了苹果两个核心指控的胜算。

  

2017年5月美国最高法院宣判 Lexmark的专利官司,大幅放宽了“专利权耗尽”的适用范围。美国著名专利律师Florian Müller表示,Lexmark判例大幅强化苹果专利权耗尽的力量,更使高通只能回避相关的指控,进退失据。此外在2018 年11月,美国法官高兰惠 (Lucy Koh) 判高通必须把通信标准要素专利,按FRAND原则授权竞争对手,再配合扩大了专利权耗尽原则,高通更难继续征收“高通税”。

  

高通的“非标准”反击

  

所以,尽管目前双方还未分出胜负,但2018年1月,高通又再因为“滥用市场垄断地位”,再被欧盟罚款9.97亿欧元——可见高通“标准要素专利”这个热核兵器,基本上被废,逼使高通只能使用非标准要素专利,作为“议价工具”(Leverage)。


高通作为“杠杆工具”的部分专利。图片来源:Qualcomm。


这些专利能有效反击吗?暂时算是有效。但正如前文所述,上述专利原理上都能回避,威力远远不能与高通以往的常用的标准要素专利相比。而这些非标准要素专利,单纯只是一个以战逼和的“议价工具”,“禁售令”也单纯只是一个“障眼法”。

  

在另一方面,高通也在美国控告苹果偷窃其大量的机密信息和商业秘密,再交给英特尔造芯片;所以英特尔才能成为苹果的供应商。苹果当然照例否认,此案件目前还在处理中。但可见高通单纯在通信专利的攻防战上,已陷于极度被动的状态。

  

但更有甚者的是,因为只要细心一看两者的互动,就能发现苹果对官司立场非常强硬;高通表面上一样很强硬,但却色厉内荏,实际上心急如焚。

  

因为他们的战场,其实一直都不在法庭之内。

  

高通的公关手段

  

为什么笔者说只有高通色内荏,心急如焚?在专利大战开始之后,高通曾两度高调地称,官司会在2018年之内解决,包括:

  

第一次是在9月中,当时他们的CEO 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 说:“现在的情况是双方可能会达成和解协议。从传统来看,法律节点会往往为双方创造一个环境,一个促使他们改变各自观点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