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

没有人听课的创新论坛,及所引发的回忆

时间:2019-10-09 来源:巧手精品推荐


眼操做完,一个个期盼的小眼神齐刷刷地回头看向教室最后,没有说好的听课的人。那一刻,向来“佛系”的他们,眼中透着失望。

我们都有被关注的需要。尽管关注时常带来压力,但也更多地带来动力,可以促使我们做得更好,成就更多。关注的时刻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契机。

可是,铃声响起,教室后面坐着的只有我,仍然是我。连我,也多少有些失望。

在这样的基调之下,开始了这次的创新论坛。

大家从起初的兴奋与紧张中渐渐放松下来。实事求是地说,这场活动绝不是我们班最好的一次活动。最后我的班主任点评,也谈不上精彩。

这次创新论坛的主题有关人生,活动内容的设置上有务实的成分,即生涯规划的分享,不过也有务虚的部分,即谈谈自己的人生终极理想。



人生是个有太多可聊的话题。他们那些天真的、叛逆的、不乏空洞的、可笑的,因而珍贵的言论,将在他们各自人生的沙滩上留下深浅不一的印记,然后,逐渐被浪花拂去。

在我有限的思考之中,人生,到底是在说人这一辈子终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于是,以我的人生观来看,唯有努力实现自身价值,赋予人生意义,才不至白活这一遭。

具体而言,人生是一个成就日益成熟自我的过程,这个自我最理想的状态,期望大抵是洞明世事,内心仍有锋芒。就像高晓松总是说,“仍是此间少年”。这样一颗少年心,希望永远能留存心底。

十七八的他们总觉生活是沉重的,不得不做太多不情愿的事,受着各式各样的束缚。昆德拉曾借小说口言,“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由此,重是真实,抑或现实的本质,也是人生之所以有意义的缘由。相反,太过轻快地活着,“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如失线的风筝,只是盲目飞翔,无所依托,最终落个坠于无名之地的下场。

人生之“重”与其说是“沉重”,不如说是一种“羁绊”,和这个世界,和周遭的人发生联系的一种人生状态。有所牵绊,才可能体验真实的人生。

突如其来的一个反问,杀我一个措手不及。那男孩问道,老师,你高中的时候想过要当老师吗?

论坛结束。



傍晚,一个人走在校园里,一个恍神,似乎置身于曾经的高中校园。

一个扎着马尾辫、相貌普通的女孩从食堂走向教室。走廊上人生鼎沸,校园广播播着周董的《说好的幸福呢》,这是校园里最为热闹的时刻。时值夏季,凉风习习,这段路程记载着放松心情最美好的时光。

英语作业和语文作业早已在课间完成了,晚自习的主要任务就是死磕数学。自己初来到这所高中时,起初只是班级里不起眼的普通学生,各科平平,数学尤其薄弱。后来却突然开悟一般,加上学习认真勤奋,数学不再拖后腿,位于班级中上游,加之文科的显著优势,从而成长为这个文科班的优等生。

自己最喜欢也最擅长的科目无疑是英语喜欢年轻貌美的英语老师,喜欢听英语的发音,喜欢读英语的文章,英语的语法一学就懂,做英语题目也很来事,作业经常是班级里最广为流传的版本。这让我不禁萌生出以后在大学里好好学习英语的理想,并生发出要做一个翻译,或者当个英语老师的职业理想,就像现在的几个高中同学那样。

命运就是这样的阴差阳错,现在的我当了语文老师,不必再说英语。主要的语言是普通话,并要努力的把母语说得更加标准,更加富有感情,表达更加有条理,更富于文采,努力使之发扬光大。



当时我所在的班级可以说是那所高中最牛掰、最有特色的一个了,我们班有所有班级里最多的“有来头”的学生,我这样普通家庭的孩子在里面,只是一个小透明而已。我们班还有最多的颜值担当,帅哥美女一箩筐。他们还多才多艺,搞得班级里组织一个小型的元旦活动都动静很大,有吹笛子的,有唱美声的,有主持有说相声的,现在想想还记忆犹新。当然,我的主要角色是观众无疑了。

在那样一个才人极多的班级还能回忆起自己的模样,没有因时光荏苒而模糊不清,觉得很庆幸。

高中时代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却有着各种滋味的混合,酸、甜又苦涩,是一道调料四溢的大杂烩,又有各种颜色的晕染,是一个看似混乱的调色盘,很多颜色在未来会日益明晰,很多将日渐淡去。



《请回答 我的1988》

故事就此结束

怀念那个时期

怀念那个校园

并不是只是因为

怀念年轻时候的自己

而是因为那里有

所有爱着的青春

也因为没能对那些

再也无法聚到一起的 

年轻的风景

最后问候一声 

而感到惋惜

如今对已经逝去的东西

对再也无法回去的时间

说一句迟到的问候

再见 我的高中



时光

你慢些走

我的回忆

他爱迟到

 id:文字荒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