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名句

小人龟儿,我虽然不知道他的大号但我知道他不少事儿

时间:2019-10-06 来源:巧手精品推荐

小人龟儿,我所说的这个人,已经过去40年了,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他的大号叫什么。我虽然不知道他的大号但我知道他的事儿却不少。听说他已作古多年,如果活着的话,他现在应该90多岁了吧。应该差不多,但我不敢确定。

人上了岁数,容易怀旧。不知不觉间,我就到了怀旧的年纪,常常想起远方的家乡来。虽然乡音已改,虽然乡容变换,但想起家乡来的感觉,却是很幸福的。

小人龟儿,我虽然不知道他的大号但我知道他不少事儿

40多年前,我生活在鲁北平原的一个安静的小村子里。那是一个山无拳石,水无尺流的平原小村。人们靠天吃饭。村子里种植小麦、玉米、谷子、高粱、地瓜等农作物,经济作物就是棉花。所在县是一个棉花大县。全村一共有百十户人家,穆金马三个姓氏。因为村子穆姓居多就取名为穆庄。

我说的这个人,他家是村里穆姓的一个分支,以善字为辈分字,家族人口不多,故事却不少。他兄弟姊妹三个,他是老大,弟弟叫穆善德,膝下有三个女儿。老大叫小玲、老二、老三叫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是老二是兔唇,大家都叫她豁子嘴儿。他还有两个叔伯兄弟一个叫穆善水、另外一个叫穆善池。

小人龟儿,我虽然不知道他的大号但我知道他不少事儿

不知道他的大号是有原因的,因为在那个地方,人们相互之间说话很少是叫大号的。公母(夫妻)俩之间说话一般用祈使句:“我说”,然后就开始了。孩子辈喊爹喊娘、喊爷爷喊奶奶。祖、父辈则喊小或小小儿、喊妮儿或小妮儿,平辈一般都用小名或者外号称呼。什么大头啊、二皮啊,三哑巴啊什么的。用到名字的地方就是下地记工分,但凡能下地干活的劳动力,在生产队记工簿上是能找到名字的。那时候一天的工分是8分,上午下午各4分。下地以敲钟为号,集合起来,由生产队长派工。所谓敲钟,其实也不是什么钟,就是一块挂在树桩子上的不规整的破铁。1个工分合几分钱,好的年景撑破天也合不了一毛。我曾经按半劳力耙过地,双脚踩在耙床上,两脚分别踩踏用力,用牛拉着蜿蜒前行。犁过的地再经耙齿一耙,土坷垃就没有了,于是平整的土地上画满了一片片正弦曲线。如果是现在,我一定会拍一幅唯美的照片。

小人龟儿,我虽然不知道他的大号但我知道他不少事儿

牛耕

小人龟儿,我虽然不知道他的大号但我知道他不少事儿

耙过的土地

但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欣赏这土地的美。只知道耙完那片地儿,才能挣到公分,才能分到粮食。那时候的土地很贫瘠,一亩地好的时候也就打几百斤麦子,差的地,有时候就连粮种都打不出来。赶上好年景的话,能多分些麦子,吃几顿白面,大多时候,人们是以吃粗粮为生的。经常吃高粱米的家庭,大多时候就连拉屎都是一件特别费劲的事情,因为肚子里一点油水也没有。那时候,小孩盼年,大人愁年。因为过年的时候,不管穷富,总得扯几尺布,给孩子做件新衣裳,吃一两条咸鱼或者割一两斤猪肉。即便是买年货,不少家庭是需要粜些粮食的,不然哪来钱?而我盼过年,却是能分一瓦罐棉油,吃几吨炸货。因为只有到年底决算的时候,生产队才会分几块十几块钱,才会分几进棉籽油。

小人龟儿,我虽然不知道他的大号但我知道他不少事儿

图片与文字无关

小人龟儿是下不了地的。所以,他基本用不到他的大号。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的大号。不知道他的大号,并不影响我知道他家的一些事情。

我还知道,小人龟儿有个名字叫秋。估计是秋天时候出生的。那时候的村子里,女孩子一般叫桃啊、杏啊、花啊、菊啊、春啊、萍啊什么的居多。男孩子为了好养活,大都叫狗蛋、狗毛之类的,也有叫留住、拴住、傻柱什么的。他小名叫秋,但人们一般都不这么叫他。他的名字也不一定叫穆善秋。因为秋长得很特别,长的出奇的矮,身高不到1米2,又是一个40岁左右的成年人,所以从比例上看,头就显得特别的大。大多数人叫他大头秋,也有人反其意叫他大个子。他一生从未成家,跟着他的弟弟过活。那时候,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正是中国农村最为贫困的时候,贫困到吃不上饭。整个县里有很多人去了东北、下了山西去讨生活。小人龟儿的家族也属于比较贫困的,二分钱一盒的火柴都买不起,做饭时,需要到别人家的灶膛里去引火。他的本家兄弟,穆善池是个疯子,也终身未娶,饿极了的时候经常会逮些老鼠来烤着吃,那时候的老鼠也不肥,属瘦肉型的。但是他却说,老鼠肉很香。

小人龟儿,我虽然不知道他的大号但我知道他不少事儿

图片与文字无关

他的另一个本家兄弟,叫穆善水的,识文断字,胸中有些个墨水。除了毛笔字写得好,最大的能耐是会把当时的社会现状编出一段段的小段来。象什么:“XX省XX县擦脸布子包牛蛋”,说的是县里男人用白毛巾包头的习俗等等。还有“电线杆没线的、石磨不转的”等等,说明那时候的穷。由于那时穷,那地方穷,由于他们家更穷,所以,大多时候,小人龟儿不得不出门要饭,东北啊、山西啊他是去不了的,他只能在周边三乡五里的地方要饭。他出门要饭时,会带上她5、6岁的二侄女豁子嘴儿。这么一搭配,不管要到谁家,谁都会可怜和周济的。小人龟儿个子虽矮,但人却是极聪明的,嘴上功夫很有一套,能说的人家心花怒放。他每次出门要饭,都会唱些竹板或莲花落来取悦主家,所以,每次回来都会要半布袋饼子和窝头什么的。

小人龟儿,我虽然不知道他的大号但我知道他不少事儿

图片与文字无关

不仅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三乡五里的乡亲们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人们都会叫他小人龟儿。叫他小人龟儿,他是不愿听的。当他的面叫他大个子,他倒不会介意,甚至有些乐意接受。小人龟儿是发音叫法。按照当地人的发音法,如果写下来其实应该是“小人国儿”的,因为有个本族人叫穆国新的,人们发音就叫穆归新。同样,人们把国家叫“归家”。有时村子里的人们也叫他大头秋,每当大头秋出门要饭的时候,被要到的村子里的小孩们,就会聚拢跟随在他的周围,一遍一遍的喊:小人龟儿小人龟儿。

唉。那时候人人们不光穷,哪个村都会有些残疾人。

小人龟儿,我虽然不知道他的大号但我知道他不少事儿

这些都是些陈年老事儿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虽然清苦,但人们的精神面貌并不差。真所谓:人没有受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只要精神在,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而今,我们赶上了好时候,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即。村子里人们的温饱问题早已解决。医疗也有了医保,孤寡老人都进了养老院。家家户户瓦房家电齐备,有的也开上了家庭轿车。好日子还在后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