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名句

微信群里有土豪发红包,要求运气王跟它玩个游戏,竟是让班花做

时间:2019-04-12 来源:巧手精品推荐
微信群里有土豪发红包,要求运气王跟它玩个游戏,竟是让班花做


第一章小恶魔

晚自习的时候,全班都被一个陌生人拉进微信群。

“各位同学,我们来玩一个抢红包的游戏好不好?”

这人的ID叫小恶魔,大家听到有红包抢,都嗨了起来,也没人在乎他是谁,都催他快点发红包,别磨叽。

小恶魔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后,说:“我来发红包,大家抢,但是抢的最多的,要跟我玩一个游戏,没完成就要接受惩罚,怎么样?”

抢红包就像是捡钱一样,有着无形的吸引力,我直接飞快的打字抢在第一说:“没问题,我玩!”

“我也玩!”

“我玩,群主快点发红包,都磨叽死了……”

大家见我带头后,都很激动的决定要玩,小恶魔也没磨叽,真的发了个200块的红包。

“我曹!土豪啊……”

“我去你大爷的,我才抢了8毛钱……”

“哟!周志文是运气王哦!真是狗屎运啊。”

我抢了六块钱,还凑合,周志文抢了二十多,是运气王。

看着他们信息刷的飞快,我也插不上话,就默默的等着小恶魔发话。

过了会儿,小恶魔发来了一行信息:“运气王是周志文同学,第一局游戏,由周志文脱掉张雅一只袜子,限时一个小时。”

听到这个,我差点儿笑出声,这个张雅在班上虽然长的不是最好看,可最会收拾自己,身材也好,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短裙加丝袜是标配,我没少偷看她,而周志文在班上就不一样了,属于默默无闻老实的男生,戴个眼镜及其内向,我一学期都没跟他说过话。

我不由佩服这个小恶魔,真尼玛会玩!

张雅在群里发出一串笑哭的表情,随后说:“你妹的,知道老娘今天穿丝袜,故意整我是吧。”

“我去,这哪是惩罚,分明是奖励啊,雅姐不会怕了吧?哈哈!”

“啊啊啊啊,终于可以看到雅姐的大白腿了……”

“周志文真是癞蛤蟆吃到天鹅肉了。”

离下课还有几分钟,大家都在群里调侃张雅,张雅倒是开放的很,也无所谓,反而觉得被这么多人围绕着,还挺开心。

一下课,就有人把教室门关住了,笑哈哈的说:“雅姐,快点快点别害羞,哈哈”

“来来来,老娘还怕了?”

“周志文你上来!”

张雅和周志文已经被大家怂恿到讲台前,周志文个子矮,比高挑的张雅还矮半头,他整个脸都红到脖子根儿了,低着头不敢看张雅。

不知道谁从后面推了周志文一把,周志文脚一软,直接跪在了张雅面前。

有人起哄说:“你看人家周志文都给你跪下了,雅姐你也主动点啊,哈哈哈!”

张雅在开放也不过是个学生,被一群人起哄的还是有些难为情,最后咬了咬嘴唇,还是弯身把鞋一脱,抬起穿着丝袜的腿往前一伸。

“你快点!”

“嘶……”看着张雅的腿,简直不要太羡慕周志文。

周志文比我想象中要果敢的多,估计也是迫于周围人起哄的压力,竟渐渐的抬起手往张雅腿伸过去。

我站在一边当吃瓜群众,眼神儿都没从张雅的长腿上离开过。

我清楚的看到周志文的手碰到张雅腿的时候,张雅浑身一抖,脸也比以前更红了。

我几乎是摒住呼吸看完全程的,张雅的腿很细很白,齐膝的黑色丝袜被周志文一点点拉下来时,有种强烈的对比刺激感,说不出的爽快,像看小黄片一样。

脱完张雅的袜子,周志文像是虚脱了一样坐在地上,最后还是张雅一把从他手上抢回丝袜,他才缓过神来。

“不错,周志文任务完成。”

小恶魔说完一句后,又果断发了第个200的红包。

“真刺激啊!这次我一定要抢到运气王!”

“土豪群主真给力!”

大家的情绪被小恶魔调到了最高,有红包拿,还能玩儿色色的游戏,何乐而不为。

我不管其它的,先抢到红包再说,张雅在群里说:“卧槽,我被人摸了腿,才抢了五块钱,真是曰了狗。”

“新一局的游戏会不会更加刺激额,哈哈!”

“对对对,期待运气王。”

我这次还是只抢了几块钱,运气王被何鹏给抢走了。

小恶魔依旧是先发了个微笑的表情,随后说:“第二局游戏,运气王何鹏摸李娟的胸,限时一个小时。”

李娟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女汉子类型,大家都不怎么敢招惹她,这时候,她先发了个怒火的表情,随后说:“我不玩!这游戏太没品了,你让何鹏过来试试!菜刀...”

小恶魔习惯性的发出一个微笑的表情,说:“运气王没完成任务,要接受惩罚。”

大家看李娟有些扫兴,就开始在群里炸起来了。

“李娟你又不是没抢红包,你就委屈下啊...”

“哎呀,真没意思,游戏刚开始玩就碰到这种人,无语。”

“人家何鹏是无辜的,你不玩他要受惩罚的……”

何鹏在班上是个老好人,发了个大笑的表情说:“哈哈,大家别勉强,别勉强……”

李娟估计是气炸了,直接在群里发了五把菜刀,说:“我说不玩就不玩,你们谁爱玩谁玩!他惩罚关我屁事?不要脸!”

本来大家都情绪高涨的,结果被李娟这么一骂,大家都不说话了,心理估计和我一样,都在骂这个死男人婆。

晚上下自习回宿舍后,群里小恶魔突然发了一条消息:“第二局运气王何鹏游戏失败,惩罚高空坠落。”

高空坠落?我有点儿没懂这个是什么惩罚,大家也开始在群里讨论。

“什么是高空坠落?”

“何鹏你惩罚完了,明天跟我们讲讲啊,嘻嘻。”

“哈哈,何鹏遇到李娟也是够倒霉的。”

可是至始至终,何鹏在群里都没有回消息了,大家也都没在意。

小恶魔发了个微笑的表情,说:“明天早上继续发红包,大家准备好哦,游戏才刚刚开始!”

我扫了两眼群里的消息,直接关掉看小说去了,反正晚上没红包抢了,也没在乎什么惩罚高空坠落。

我做梦都没想到,事情竟然到了没法收拾的地步。

第二天早读,大家似乎都还沉浸在昨天的红包游戏里,不少人悄悄在群里发消息艾特小恶魔。

让我觉得奇怪的是,何鹏的座位一直是空的,不知道人去哪儿了。

我想了想就在群里问了声:“何鹏你咋还不来上课?”

何鹏始终没回我,瞬间有种不祥的预感袭来,班上其他同学还开他玩笑:“何鹏,你该不会被小恶魔惩罚跳楼吧?哈哈!”

“是啊,高空坠落哦...”

就在这时候,教室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个人,是何鹏。

他没有回座位,而是跑到了讲台上,眼神木讷的盯着我们。

大家齐刷刷的看着他,也不知道他要搞什么鬼。

这时候,何鹏突然咧嘴一笑,猛的冲向了走廊,翻身从五楼跳了下去。

我只听到“咚!”的一声闷响,连话都说不出来。

第二章 惩罚

全班所有人都被何鹏这一出给整懵了,从五楼跳下去可不是小事,我最先反应过来冲出了教室,何鹏已经扭曲的尸体就躺在楼下的血泊里。

班主任,校领导很快就赶到了现场并报了警。

警察来了后只是检查了何鹏的身体,然后调控了摄像头,何鹏的一举一动都被拍了下来,没人任何人靠近他,所以这件事最后成了学校和家长之间的沟通,具体是什么样的结果,也没人知道。

就在我们惊魂未定的时候,群里小恶魔发了一条消息出来:“何鹏惩罚完毕,第二局游戏未完成,由下一个运气王继续上一轮的游戏,直到完成为止,大家继续抢红包吧!”

说完又发了一个红包。

这次大家不在激动了,反而有些愤怒,好多同学直接在群里骂起来了。

“草,你煞笔吧,何鹏刚死,你他么有没有人性?”

“适合而止!”

我看到李娟坐在位子上直哆嗦,她也发了条消息:“我不知道你是班里的谁,是不是跟我有过节,别以为有钱了不起,能不能尊重一下死者?”

张雅也难得正经了一回:“散了吧,别玩了,也挺无聊的。”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在群里说着,但是都没人退群,反正我没退群的原因是,事情过去后,还希望能领点红包,我猜大家跟我想的一样。

小恶魔还是发了一个笑脸,说:“游戏开始便不能结束,这是你们之前都答应的,你们收了我的钱,就有义务完成游戏。另外,退群和告诉外人这个游戏,也将受到惩罚,大家如果都不抢红包,那就由我来指定谁来玩了。”

王锐直接打了个SB,接着说:“草,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啊?说惩罚就惩罚,何鹏的死只是个意外,你敢承认他是你杀的嘛?”

小恶魔几乎是秒回:“是我杀的!”

这句话瞬间看的我心头一震,直觉告诉我,他似乎并没有开玩笑。

王锐也被这句话怼的没吭声了。

说归说,但还是有胆小的同学领了红包,有人带头,谁也不想落后,很快红包又抢完了,我长呼一口气,幸好运气王不是我。

这次的运气王叫孙鑫。

下课后,我去上了趟厕所,回来时,我看班上打了起来,我挤过去一看,李娟眼圈红着揪着孙鑫的领子,孙鑫的脸已经有些红肿了。

我问一边看热闹的小明怎么回事,小明撇了撇嘴,说:“这个孙鑫胆子小,他估计信了群里小恶魔的那句话,怕受惩罚,所以下课后他悄悄趁李娟不注意,袭胸了,呵呵。”

李娟红着眼睛又扇了孙鑫一耳光,咬牙说:“你要还我清白,我的胸是你个垃圾能摸的嘛?我打死你!”

孙鑫估计也是忍得差不多了,一把甩开李娟的手,指着她说:“你差不多够了啊,你害死了何鹏,还想害死我?我可不想死。”

“何鹏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孙鑫嗓门一提:“要不是你丫的不让他摸胸,他会坠楼嘛?”

李娟被孙鑫吼了一句后,一时语塞,气的趴在桌子哭,也没人去安慰,人缘够差的。

大家有的笑着看热闹,有的则在分析,这个小恶魔到底是谁,到底是班上的谁扮演的?

群里这时候又来了新消息,是小恶魔发来的。

“孙鑫游戏完成,红包金额升级为300块。”

“第三局游戏开始,运气王舌吻苏春晓三十秒,限时一个小时完成。”

说完迅速的发了个红包出来。

本来大家只是盲目的抢红包,当看到第三局游戏内容时,还是难免唏嘘起来,这怎么没完没了了。

我实在是忍不住问:“小恶魔,你敢不敢说你是谁?玩归玩,能不能有点底线?”

其它同学也开始附和着说:“对啊,苏春晓是我女神呢。”

“能不能不要再玩这种污游戏,真是无语。”

可是人性真的很难猜,还真有人默默的抢了红包,和上次一样,只要有人带头,后面抢的飞快。

一想到苏春晓待会儿要被人舌吻,我急的赶紧也点开了红包,让人失望的是,运气王竟然是王锐。

王锐虽然混,但是人还挺讲义气,他直接用语音在群里骂起来:“艹你M,你敢不敢让老子看你是谁?真以为老子白混的,老子是你随意支配玩游戏的?你老子今天就不玩这个游戏了,我看你把老子怎么办,CNM!”

看得出来王锐是真火了,他本来脾气就爆,再加上跟社会上的人来往,我相信小恶魔被他揪出来肯定没啥好果子吃。

苏春晓是我们班的班花,长的很甜美,最爱穿白衬衫白帆布鞋,我喜欢她了很久一直不敢表白,因为追求她的人太多了,但都被她以好好学习拒绝,我这个屌丝又怎么会有机会呢,只能默默的暗恋着。

苏春晓发了个尴尬的表情,说:“大家都别玩了,好好上课吧。”

至始至终,小恶魔再也没有回过一句话,大家好像也没把这个当回事,倒是我心里一直在想,一个小时也就一节半课,如果王锐真的不玩游戏,会不会受到惩罚?

我在心里默念着,希望何鹏的死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如果一个小时后王锐没事的话,我就立马退群。

随着时间渐渐的过去,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越来越紧张起来。

我注意到坐在前面的苏春晓时不时的回头看王锐,王锐似乎也坐立不安,左顾右盼的,我知道大家虽然嘴上说的厉害,但是心里跟我一样,还是有些害怕。

数学课上到一半的时候,群里小恶魔突然发了一条信息:“距离第三局游戏结束,还有五分钟。”

我赶紧抬头环绕班里的同学,看是谁在用手机发消息,可惜根本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大家也都没有回应,一是在上课,二是谁也不知道五分钟后会发生什么。

时间过的飞快,我盯着手里的手机,当五分钟时间到的时候,群里小恶魔准时发了一条信息出来:“游戏时间到,王锐没完成游戏,惩罚透心凉。”

我和其他同学一样惊呼出了声,大家齐刷刷的看向王锐,终究还是要惩罚么?

王锐一脸无所谓的抖着身子,露出不屑的表情。

数学老师猛的拍了下桌子,大声训道:“你们一个个的都在看什么?王锐!你又在搞什么幺蛾子,给我站起来!”

王锐无辜的扭捏着身子往起站,还不忘用手机在群里回了个:SB!可是王锐刚站起来,脚下不知道绊了什么东西,整个身子瞬间往前一倾,他的桌子上直挺挺的放着一根笔,笔尖朝上,这笔是我看着他自己插在桌子上的。

我只听到他闷哼了一声,就再也没动弹了。

“啊……死人了!”

坐在他边上的同学吓的大叫着跳起来跑开,数学老师快步冲了过来,一边打120电话,一边查看王锐的伤势。

我睁大着眼睛从缝隙看到,整只笔都插进了王锐的心口,背后还露出了一小节,掺着血迹。

班里乱成一团,数学老师勉强克制了自己的慌张,颤抖着喉咙让大家先在操场上集合,一会儿警察就会来处理。

这就是透心凉么!

我感觉自己的腿有些软,我害怕的不止是王锐的死相,而是这个小恶魔的话,似乎是真的!

班上的同学们一个个心事重重的往操场走去,我想找个人聊聊都找不到。

这时候,群里再次响了一条信息,对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小恶魔首先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接着说:“惩罚完成,接下来继续抢红包,运气王继续要舌吻苏春晓30秒,限时一个小时!”

大家都麻木的盯着手机,不知所措,好多女同学都哭了起来。

小恶魔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忘记说了,谁不抢红包,谁就代替惩罚者接受惩罚!”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并没有什么足智多谋,只希望这一切真的只是个游戏,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认真观察班上的每一个人,把这个小恶魔给抓出来。

有几个心理素质差的女同学,嘴里哆嗦着:“我不想死,我不想死...”顺势点开了红包。

接着大家陆续都点开了红包,我看到苏春晓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边上,眼里似乎还挂着泪水,我想走过去安稳她,却被她几个闺蜜抢先走了过去。

我只好作罢,拿起手机点开了红包我瞬间头皮一麻,皱着眉头回头看向了苏春晓,她也看向了我。

我旁边有人小声说:“运气王是向南,还好不是我,我可不想玩儿这个死人的游戏!”

我苦涩的叹了口气,这次自己成了运气王,该怎么办?

篇幅有限,继续看的请戳原文链接

相关阅读